? 許紀霖:斯文掃地在于讀書人自己看不起自己-深度-知識分子

    <object id="y3zkv"></object>

    <pre id="y3zkv"></pre><thead id="y3zkv"><option id="y3zkv"></option></thead>

    許紀霖:斯文掃地在于讀書人自己看不起自己

    2019/10/16
    導讀
    現代社會是以知識為中心的社會,知識分子掌握著知識的生產(學校)和流通(媒體)的核心樞紐。一個人的基本價值觀念和人格類型基本是在大學奠定的,有什么樣的大學,就有什么樣的未來。媒體影響的是社會的現實,而大學決定了中國的未來。

    微信圖片_20191015204822


      


    整個社會面臨著巨大的轉型,知識分子的思想和人格不僅與政治環境發生激烈的沖突,而且自身也面臨著巨大的矛盾。處在近代這樣一個低沉與亢奮、憂患與通達、沮喪與自信錯綜交織的大時代里,知識分子對命運如何抉擇?安身立命,繼而立國興邦。


    何以安身?以其精神為火焰,在歷史的演變與脈絡中照亮出一條道路。為誰立命?以其氣節與尊嚴,重燃日益幽暗之人性、維系民族之文化。


                                                                   ——許紀霖


    k/zr/zsfz1571143694.2167591.jpg


    斯文掃地在于讀書人自己看不起自己


    文 | 許紀霖

    來源 | 《讀書人站起來》


    在世俗社會的今天,中國知識分子似乎愈來愈平庸化了,大學變成了一個俗人呆的地方。雖然讀書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要面對很多世俗的問題,要解決蝸居的問題,也想生活得好一點,但是讀書人又不是一般的人。錢是有價值的,當然重要,如果誰說錢不重要,不是虛偽,就是實在太有錢了。然而對知識分子而言,錢只是一個工具性價值,而非內在性價值。錢能夠讓自己過上體面的、有尊嚴的生活,但知識分子的尊嚴不是體現為有錢,而是另外一些東西,是知識分子之所以為知識分子的一些東西。比如說知識,比如說公共責任,而不是有錢。


    今天不少在大學里面教書的知識分子,首先給學生的印象就是精神上支撐不起來,整一個俗人,斯文掃地,不是因為窮,乃是自己看不起自己。讀書人自豪的不是開什么車,住什么房,而是儒雅斯文的氣質。雖然今天的社會以權勢和金錢為中心,知識似乎已經貶值。


    但是,讀書人首先要自信,然后才會被別人看得起。學生如今在學校受到的非專業教育,好像只有兩種,一種是體制內的主流意識形態,這些大道理沒有人情味,也沒有人相信,只是敲門磚,考過即忘。還有一種是私下流行的小道理,許多教師在課堂上也經常這樣講,比如“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錢才是真的”、“學術沒有用,最要緊的是學會生存和競爭的本領”等。


    這些世俗的人生箴言,通過教師的言傳身教,對年輕的學生影響很大。而在虛偽的大道理和功利的小道理之間,真正缺少的是實實在在的人生教育和道德教育。人生教育不是一套知識,而是家長與老師的言傳身教,學生走出家庭,來到學校之后,老師通過自己的形象和語言,在無形之中形成氛圍,感染學生。過去我們常說大學領著社會走。大學是怎么樣的,社會就應該是怎么樣的。因為大學創造著社會的價值。但今天是整個倒過來了,大學被社會拖著走,大學生的世界觀就是社會的世俗價值,不僅學生被社會提前洗腦,更重要的是老師已經完全世俗化了。知識分子與常人無異,混跡于市井當中。


    中國是一個缺乏宗教的社會,通常以人生代替宗教,過去儒家是如此,今天也是如此,因此人文化的知識分子便顯得格外重要。他們在功能上等同于西方社會的牧師,有拯救人的靈魂的職責。社會之所以對知識分子的墮落痛心疾首,格外關注,之所以對知識分子有特別的期待,乃是與中國社會的以人文代宗教的特點有關。雖然人文知識分子今天不再是社會的中心,社會精英也開始多元化,有科技精英、商業精英、權力精英、草根精英等。但即使在這樣一個多元化的社會里,人文知識分子特別是大學的教授依然承擔著獨特的責任。


    現代社會是以知識為中心的社會,知識分子掌握著知識的生產(學校)和流通(媒體)的核心樞紐。一個人的基本價值觀念和人格類型基本是在大學奠定的,有什么樣的大學,就有什么樣的未來。媒體影響的是社會的現實,而大學決定了中國的未來。今天大家談論得最多的,是中國的崛起。中國的崛起當然已經是一個毋庸爭辯的事實,但這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崛起?是富強的崛起,還是文明的崛起?中國向世界展現的是暴發戶文化,還是具有精神內涵的中國文明?知識分子在文明崛起的過程之中將有什么樣的反思,有什么樣的擔當?每一個讀書人,或許都應該想一想。


    在世俗社會的今天,中國知識分子似乎愈來愈平庸化了,大學變成了一個俗人呆的地方。雖然讀書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要面對很多世俗的問題,要解決蝸居的問題,也想生活得好一點,但是讀書人又不是一般的人。錢是有價值的,當然重要,如果誰說錢不重要,不是虛偽,就是實在太有錢了。然而對知識分子而言,錢只是一個工具性價值,而非內在性價值。錢能夠讓自己過上體面的、有尊嚴的生活,但知識分子的尊嚴不是體現為有錢,而是另外一些東西,是知識分子之所以為知識分子的一些東西。比如說知識,比如說公共責任,而不是有錢。


    今天不少在大學里面教書的知識分子,首先給學生的印象就是精神上支撐不起來,整一個俗人,斯文掃地,不是因為窮,乃是自己看不起自己。讀書人自豪的不是開什么車,住什么房,而是儒雅斯文的氣質。雖然今天的社會以權勢和金錢為中心,知識似乎已經貶值。


    但是,讀書人首先要自信,然后才會被別人看得起。學生如今在學校受到的非專業教育,好像只有兩種,一種是體制內的主流意識形態,這些大道理沒有人情味,也沒有人相信,只是敲門磚,考過即忘。還有一種是私下流行的小道理,許多教師在課堂上也經常這樣講,比如“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錢才是真的”、“學術沒有用,最要緊的是學會生存和競爭的本領”等。


    這些世俗的人生箴言,通過教師的言傳身教,對年輕的學生影響很大。而在虛偽的大道理和功利的小道理之間,真正缺少的是實實在在的人生教育和道德教育。人生教育不是一套知識,而是家長與老師的言傳身教,學生走出家庭,來到學校之后,老師通過自己的形象和語言,在無形之中形成氛圍,感染學生。過去我們常說大學領著社會走。大學是怎么樣的,社會就應該是怎么樣的。因為大學創造著社會的價值。但今天是整個倒過來了,大學被社會拖著走,大學生的世界觀就是社會的世俗價值,不僅學生被社會提前洗腦,更重要的是老師已經完全世俗化了。知識分子與常人無異,混跡于市井當中。


    4/tu/zsfz1571143714.7460751.jpg


    中國是一個缺乏宗教的社會,通常以人生代替宗教,過去儒家是如此,今天也是如此,因此人文化的知識分子便顯得格外重要。他們在功能上等同于西方社會的牧師,有拯救人的靈魂的職責。社會之所以對知識分子的墮落痛心疾首,格外關注,之所以對知識分子有特別的期待,乃是與中國社會的以人文代宗教的特點有關。雖然人文知識分子今天不再是社會的中心,社會精英也開始多元化,有科技精英、商業精英、權力精英、草根精英等。但即使在這樣一個多元化的社會里,人文知識分子特別是大學的教授依然承擔著獨特的責任。


    現代社會是以知識為中心的社會,知識分子掌握著知識的生產(學校)和流通(媒體)的核心樞紐。一個人的基本價值觀念和人格類型基本是在大學奠定的,有什么樣的大學,就有什么樣的未來。媒體影響的是社會的現實,而大學決定了中國的未來。今天大家談論得最多的,是中國的崛起。中國的崛起當然已經是一個毋庸爭辯的事實,但這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崛起?是富強的崛起,還是文明的崛起?中國向世界展現的是暴發戶文化,還是具有精神內涵的中國文明?知識分子在文明崛起的過程之中將有什么樣的反思,有什么樣的擔當?每一個讀書人,或許都應該想一想。


    注:本文轉載自公眾號“時代學園TimeAcademy”。


    參與討論
    1 條評論
    評論
    • Pupkin 2019/12/08

      排版有問題啊,重復了一遍。

    知識分子是由饒毅、魯白、謝宇三位學者創辦的移動新媒體平臺,致力于關注科學、人文、思想。
    訂閱Newsletter

    我們會定期將電子期刊發送到您的郵箱

    GO
    多多中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