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情緊急,學術出版的兩難選擇-深度-知識分子

    <object id="y3zkv"></object>

    <pre id="y3zkv"></pre><thead id="y3zkv"><option id="y3zkv"></option></thead>

    疫情緊急,學術出版的兩難選擇

    2天前
    導讀
    疫情既不該是基礎研究發表滯后的理由,也不該是學術雜志“放水”的理由。

    截至北京時間4月26日16時,全球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數超292萬,其中,死亡病例數超20萬。

    制圖:賽先生(數據來源:Worldometer)


    在抗擊全球新冠疫情的過程中,科研共同體在臨床試驗、論文發表過程中的應對得并不理想,希望這次新冠疫情下能夠提醒我們考慮到這些極端因素,并對未來可能發生的各種緊急情況做更好的準備。


    圖源:pixabay.com


    撰文 | 王志榮

    責編 | 李珊珊

     

    進入2020年,距離新冠疫情爆發已近一個季度,國內高校的科學研究受到的嚴重停滯正在慢慢恢復,而在北美,研究者們也充分體驗到了疫情全面爆發對于學術界的影響。這些影響中,除了實驗室被關停,另一個重要方面是學術論文投稿、評審、修改的過程。

     

    學術論文發表過程很大程度是靠在職科學家推動的,一般情況下,反饋回來會要求補充實驗,但在疫情發展遙遙無期之下,不知何時才能回到實驗室重新開始工作。在目前這樣一個全社會都充滿不確定性的情況下,論文發表的過程難免會從過去的曠日持久變成遙遙無期。

     

    基礎科學的研究成果發表
    不能因疫情而滯后

    上月,eLife雜志社主編Michael Eisen和共同作者刊發一篇社論,表明了eLife雜志在疫情下的立場和舉措,即在不對文章質量打折扣的基礎上,盡量讓基礎科學的研究成果發表不因疫情影響而滯后。

     

    社論鼓勵大家首先要照顧好自己和家人的身心健康,還指出,除了臨床醫師、病毒學家和公共衛生研究人員外,大部分在職科學家編輯表示可以應付和往常一樣的審稿工作量。雜志社清楚的意識到大部分科研人員在家工作是有時間寫作文章和分析已有數據的,但做新的實驗已經是奢望。

     

    那篇社論提到,在疫情發生前,elife雜志一般情況下只提可以在兩個月內完成的工作作為補充,需要補充的實驗數據量太大超過這個限度的話可能會直接拒稿,但疫情狀態下這樣的預期必須要做出調整了。

     

    如果編輯和審稿人認為接收到的文章第一稿就符合在eLife發表的標準(submitted manuscripts that in their judgment can stand as eLife papers),就不要再提出要補充錦上添花的實驗,要立即接收,反饋意見只改行文本身。

     

    如果稍微差一點,需要補充一點數據,但文章大體上符合eLife文章的質量(the work as a whole belongs in eLife),需要投稿人適當調整自己對結果的論述,或者直接在文章中寫明需要進一步數據的支持。這種情況文章也可以發表,但是作者要遵守承諾日后有機會了去做需要補充的實驗,并且在預印本(bioRxiv或者medRxiv)或者eLife雜志的Research Advance板塊發表,并且和原文章鏈接到一起作為佐證。

     

    如果文章有潛力(have potential)但需要新數據才能滿足eLife文章質量的話,就當作正常的文章修改來處理。這種情況下可以把原稿和反饋意見一起先發表在預印本上(取決于作者),作者可以在自己的簡歷中列出“正在修改”(in revision at eLife)以便找工作或者申請基金。鑒于修改稿件的時間的不確定性,雜志社不再以兩個月的期限作為限制標準。在研究工作徹底恢復正常之前,在修改的稿件可以有無限延期。

     

    當然,eLife特別強調了以上的措施是為了在不降低文章質量的前提下,考慮到目前大多數實驗室實際處于停滯狀態,盡量減少疫情對于正常發表過程的影響。

     

    對于研究者,尤其那些面臨博士畢業或尋找下一份職位的壓力的研究者而言,能否避免曠日持久的發表過程,避開審稿人要求補充實驗,實驗室開門卻遙遙無期的窘境,這幾乎是elife,這個在生命科學和生物醫學領域,一直保有先鋒性立場和政策的開源雜志創造的一項福音。

      

    《科學》:疫情是“放水”的理由嗎?

    然而,正如凡事都有其兩面性,在疫情帶來的諸多前所未有的挑戰下,一味追求快速發表,美曰其名是為了效率,是否會導致濫竽充數,渾水摸魚,同樣也引起了科學界的重視。

     

    近日,Science雜志發表一篇政策評論文章,警示科研共同體在當下嚴峻的公共衛生危機之中,對待同行評議論文發表更要高標準、嚴要求,不能因為在疫情之下就“特事特辦”。


    矛頭指向了疫情期間最活躍的領域——新藥研發領域。


    文章指出: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各種臨床實驗層出不窮,目標為是為了盡快找出有效的治療手段和特效藥。在治療病人這樣的急切需求下,有一種觀點認為最重要的是“快”;為了快,可以犧牲一些科學的嚴謹。有時也會被解讀成為“白貓黑貓,能捉老鼠的就是好貓”。但是這樣的看法很可能是本末倒置:犧牲掉的科學的嚴謹,恰恰成為了匆匆忙忙就上臨床的療法的“阿克琉斯之踵“。

     

    新藥開發講究嚴格的流程,層層遞進,從體外細胞到動物實驗,從在人體上驗證無毒性到落實到病人身上去驗證有效性。疫情的緊迫,似乎成為了一種冠冕堂皇地與科學嚴謹角力的籌碼,導致很多未經嚴謹設計和執行的臨床試驗蜂擁而上,急功近利下產生出大量的文章,涌入不須同行評議就可以公之于眾的預印本平臺。正是因為如此,在前所未遇的疫情下,科學研究才更加不能有例外,更加要守住嚴格的標準,這樣才能為臨床實踐撥開迷霧,為政策的制定者提供行之有效的路線圖。

     

    文章直指了從臨床試驗的設計、倫理,直到發表的全過程,作為應對,文章的作者給出了5點建議:


    1,設計臨床研究一定要有重要性,用有限的資源盡可能去探索最重要的不同線索,而且盡量要統籌規劃。
    2,要遵照標準嚴謹地設計臨床試驗。
    3,要誠實地分析數據。
    4,臨床試驗的發表要完整及時,并遵守預先設計。
    5,可操作性,臨床試驗要招募夠足夠的病人并且在合適的時間內完成。

     

    作為一個碰巧前一陣剛剛把辛苦耕耘幾年的數據投稿出去的年輕學者,正在惴惴不安地等待著來自雜志社的意見,也從里另一個角度見證了同行評審的學術出版在疫情中的窘境,希望這次新冠疫情下能夠提醒我們考慮到這些極端因素,并對未來可能發生的各種緊急情況做更好的準備。


     (本文作者為喬治城大學博士生。)


    參考資料:
    [1]https://elifesciences.org/articles/57162?[2]utm_source=content_alert&utm_medium=email&utm_content=fulltext&utm_campaign=30-March-20-elife-alert
    [3]A. J. London and J. Kimmelman, Science 10.1126/science.abc1731 (2020).
    參與討論
    0 條評論
    評論
    暫無評論內容
    《賽先生》微信公眾號創刊于2014年7月,創始人為饒毅、魯白、謝宇三位學者,成為國內首個由知名科學家創辦并擔任主編的科學傳播新媒體平臺,共同致力于讓科學文化在中國本土扎根。
    訂閱Newsletter

    我們會定期將電子期刊發送到您的郵箱

    GO
    多多中彩票下载